您的当前位置:AG视讯 > 日本篮球大赛赛程 >

LGBTQ 爱就是爱没有少数派

时间:2019-08-30

  我和很多人一样,都会有相同的烦恼,都想打败生活的庸常,都想品尝爱情的甜美,也都想在社会中能打拼出一方天地,给自己和自己爱的人们搏出一个有尊严的未来。现实生活中,性取向不过是无数繁星浩瀚般困扰中的星辰一点,和“下午一点点喝什么好呢”、“腿怎么又粗了”、“这次考试要挂了”一样,成为了组成了我18岁多彩生活的那一部分。但是,一份理解,一份尊重,一份“同性恋不是变态”就如同一杯买好的冰淇凌红茶,一句“你又瘦了”,一张满分试卷一样,可以让我与千千万万和我一样的18岁的年轻人一起,感受到这生活残酷面具之下那人性真正的温存。

  从某种角度上来说,对于LGBTQ的正确认知与国内的性教育一样,是极其缺乏社会普及度的。在没有充分了解的基础上,随意地评价他人是一种很不负责任的行为。

  同性恋文化在西方历史上主要有两个阶段,在此我们暂且称为黄金时期和黑暗时期。

  在现代伊斯兰教的国家的法律中,有明确的指出同性恋不合法。伊斯兰教认为,由于自身非常崇尚圣洁,无论同性恋属于道德问题还是心理问题,都是遭谴责和受到禁止的。这是因为同性恋完全违背人的天性和伦理道德。

  西方文化会去通过展览,大力呼吁个人权利,身份和性取向来促进LGBT群体的发展。每年都有那么一周当彩虹旗飘扬在西方街头,人们会大声欢呼着同性之间的爱情。这是同性恋人们的骄傲,是他们庆祝个人权利和自由性取向的节日。

  如果你是一个钢板直的男孩/女孩,你甚至没有性少数群体的亲友,但或许你还是想要呐喊,因为你想做个好人,或许更因为,你本就是个好人。

  读到通则的那天,正好是我向家里人出柜的第三十天。这一个月里,我和我妈妈第一次聊起了这只被避而不谈十几年的房间里的大象,我们谈到了恋爱、结婚。她噙着泪水,看着她那个哭得抬不起头的孩子说道:“妈妈还是那么爱你,但是我不忍心你以后要过得那么辛苦。” 在我打开电脑,敲出这段话的今天,家里聚餐时聊到这个通则。我妈在亲戚面前讲道:“爱喜欢男的喜欢男的,爱喜欢女的喜欢女的。”我妈妈挡在了我的面前,告诉我让我勇敢地去做自己。

  有关这个话题,重建主义运动反对所有传统观点:他们认为所有限制同性恋的行为都是无价值的和无效的。因此,他们任命同性恋犹太人担任拉比和领唱者。

  在这神奇的城市里,任何的标新立异都不会招来旁人的侧目,每个人都是特立独行的楷模。有一项调查显示,大多数当地居民都对自己居住在旧金山“感到非常满意”,其中包括了87%的同性恋者、81%的异性恋者、77%的亚裔、77%的非裔和西裔,以及81%的白人。

  中国著名的社会学家李银河博士曾经两次试图向人大提交同性婚姻立法,但由于收集不到足够的签名而失败。

  在中国、朝鲜和日本这样的国家,佛教思想在很大程度上受到了儒家思想的影响,也曾有一段时期同性恋是不被认同,甚至是被视为违法的,但大体上对此的态度还是十分宽容的。

  2015年6月26日,美国华盛顿,美国最高法院以5比4的法官意见表决后,裁定禁止联邦政府承认同性婚姻合法化的《联邦婚姻保护法》(DOMA)违宪,同性婚姻与异性婚姻享受同等联邦福利,同性结婚是一项人人皆有的权力,同性伴侣有权在全美50个州结婚。同时裁决加州的8号提案的辩护方无权辩护并驳回,为加州同性婚姻合法化打开大门。美国最高法院的此项裁决被认为是美国同志平权运动的里程碑式的事件。 美国成为世界上第20个在全国范围内承认同性婚姻的国家。

  我个人十分支持LGBTQ,也认为性取向不应当成某人的唯一一个标签。这个世界上每天都有很多不公正的事情发生,但随着越来越多人能够勇敢地面对自己的identity,愿意为自己的群体发声,我相信未来在朝着好的方向发展。只要大家以更加包容的心态去了解这个群体,一切都会好起来的。

  我和大多数18岁的高中生一样,为了追完一集剧熬到凌晨3点,我也和多数美本留学的学生一样,憋出了无数文书,与SAT相爱相杀。我或许有点幼稚地和他们一样,默默注视着自己心爱的校园初恋,感受过那因青春而炽热翻滚的心。我始终认为,我和他们并没有什么不同,或者说,我在努力地欺骗自己,说服自己。

  作为LGBTQ权益的支持者,在最近这个大环境之下的确是憋了很多想说的话。前不久,李银河老师也对此发表了看法。她以爱为切入点,告诉我们没有爱情是错误的,所有爱情都美妙,并产出“你不能说一场雨是错误”的金句。但今天我的观点却和李老师有些不同,我认为LGBTQ的维权,恰恰要与爱情分开,从权利入手。同性恋要求婚姻权利,要求社会承认,本就不只是爱情这样虚无缥缈的事情,任何情感关系都不会单纯是“美妙”的。如果被人论证了同性情感中不美妙的地方,难道他们的权益就不值得被维护了吗?支持LGBTQ的平权,并不是说支持他们的爱情,因为“一加一等于二”的客观事实不存在支持与反对,支持与否,同性恋都会相恋。支持平权,是要维护基本人权,这是不应因社会偏见或个人喜好被剥夺的。而对此逆行倒施,幸灾乐祸者,则实在是居心叵测。

  我们的社会为什么不接纳同性恋者?因为我们的性文化里,把生育当做性的目的,把无知当纯洁,把愚昧当德行,把偏见当原则。爱情应该是一个灵魂对另一个灵魂的态度,而不是一个器官对另一个器官的反应。

  考虑到当前的对同性恋产生和本质的科学、心理学和生物学资料,同性恋关系与犹太教法律不能一致,但是保守犹太教的法律委员会在这个议题上保留重新估量的权利。

  2006年李银河又向中国人政治协商会议提案。全国政协新闻发言人吴建民表示,同性婚姻在中国仍太超前。

  LGBTQ的现状其实并不值得乐观,早年的美剧《绝望的主妇》里Bree因为儿子是同性恋,直接将他扔在路边;前不久的纪录片里还看到一个在LA的男生因为多看了几眼喜欢的橄榄球队员就被一通烂揍。美国的保守环境甚至比国内还要压抑,但你我都知道,没有一个人应该被如此对待,没有。在这样的语境下,LGBTQ骄傲月(Pride Month)是如此令人激动,它并不是用作于提倡LGBTQ优越感或特殊化,而是简单的宣告,你我可以和常人一样自豪,不论他人的眼光,不论被如何对待。

  1. 如果你是性少数,你对自己的身份有什么感受?你对LGBTQ的现状如何评论?你对他人如何看待自己有什么看法?

  直到20世纪,犹太教都把两个男人间的性行为是一种罪恶。正统犹太教传统上谴责同性恋,但是两个女性间的性行为则没有受到这么强烈的反对。

  虽然目前世界上越来越多的国家对同性恋给予了认可,使之合法化,但是西方宗教对于同性恋人群的压迫仅仅是近一两百年才有所收敛。同性恋在西方社会遭到惨酷迫害长达上千年,在整个中世纪,同性恋都受到压制,教会法庭对同性恋者判处苦役和死刑。基督教迫害同性恋并非总是出于其宗教理论,而是随着社会发展的时期和教会自身的需要加以转变的,始终是以教会本身的功利为首要目的,来决定手段的,这充分反映了基督教迫害同性恋极端虚伪的性质。

  对于俗家的佛教徒来说,最起码的要求被归纳为所谓的“五戒(pancasila)”,其中第三条是有关性行为的。而同性恋以及同性之间的性行为是否违背了第三条戒规,这是存争议的主题。佛门弟子的信条与基督教是有很大区别的。佛教的职责是宣扬理想的真理(Dhamma),和以自己的生活方式给别人一个正确的生活典范。从这一点出发,连同佛教对于自己的伦理理想的追求,以及高度推崇对事物的包容态度,决定了在佛教国家中,社会对待同性恋的方式相比于西方国家有着很大区别。

  同中国同时期比较而言,当时的西方基督教对于同性恋族群的迫害是十分残忍和极端的。

  其实LGBT真的不是性少数,从非常科学的角度上来讲,世界上是没有完全的直或者完全的弯,大部分的人都是LGBTQ里的双性恋(Bisexual)。性取向这个词其实框住了整个概念,很多人把自身牢牢钉死在一个自己或社会给自己设定的固化性之内,例如觉得自己比较喜欢女生,便只会去喜欢女生,而完全不会去考虑任何男生,其实这是一个挺狭隘的思想。当喜欢一个人的时候,你喜欢的是这一个人,而不是这一个性别。有句话是这么说的:“Think sexuality as fluidity.(性向是有流动性的)”

  一个事实,旧金山是一个崇尚“多元化”的城市。在这里,同性恋者泰然自若地在屋顶插上彩虹旗,与异性恋者比邻而居;在这里,你可以看到公然在街头拥吻的同性恋情侣。

  2000年2月,北京市第一中级人民法院在一起涉及同性恋名誉权案件的终审判决中,撤销了一审判决中“同性恋目前在中国被认为是一种性变态行为,不被公众接受”的判词,从司法审判的角度第一次为同性恋“平反”。

  2001年4月20日,第三版《中国精神障碍分类与诊断标准》将“同性恋”分为自我认同型和自我不和谐型,前者被从精神疾病名单中剔除,实现了中国同性恋非病理化。

  对于性少数群体,我们这一代大多数很包容,并且也都支持平权。但此概念与长辈们从小所接受的传统教育差距过大,比如我的母亲就不是很能理解LGBTQ的概念,这种强烈的冲击会导致一些不太理智的行为。我曾经加过一个公众号的粉丝群,很多一直接受中国传统教育的大学生认为LGBTQ是违反自然法则,因为他们无法生育,不能繁衍后代,必定要接受惩罚。

  东方的人们对同性恋人们冷眼相对,不给予批评斥责,更不会为他们欢呼喝彩。东方人不会去大力反对出柜,这是因为他们比较含蓄的文化,同性恋在多数情况下会被理解为一种自然的现象。所以中国和日本不用去宗教狂热者的仇恨犯罪,欺凌和攻击案件,但同时同性结婚依旧不被法律认可。

  在佛教中,其强调禁欲,克制沉溺于性乐趣,但是相对于其它宗教,佛教对于欲等有一套很复杂的说法,不是特别有针对性,也不像天主教那样严厉。

  从LGBT的角度来说,ta们只是想安安静静地做个普通人,能够爱自己想爱的,能够说自己想说的,能够被爱,能够被接受,能够被祝福就好。除了喜欢的人的性别可能和“所谓的世俗”相悖以外,大家都是普通人,都要睡觉,都要吃饭,都要上学,都要工作,也没什么特别的,只是不希望被特殊化而已。很多时候,我不会站出来反驳,亦或秀恩爱什么的,但是这并不代表我不关心,我不在意,只不过我已经把这当成生活中的一部分罢了,没有人能够夺走我做自己的权利吧。

  根据圣经中《利未记》18:22中所述:“不可与男人苟合,像与女人一样,这本是可憎恶的。”

  数千年来, 虽然我国封建统治阶级对同性恋行为默许, 但在广大人民群众中却一直将它视为一种非道德的可耻行为, 这使得同性恋者在生活的各个方面都受到影响。其主要原因可以归根于中国儒家“传宗接代”和道家“阴阳平衡”思想的影响。

  旧金山,即三藩市,也是世界著名的同性恋大本营。在同性恋商店门口就有彩色旗子挂在上面。每年的六月,旧金山举行世界“男女同性恋自由日”大游行。

  直到某些国家审核的规定中,再次表明“不得出现性变态,同性恋...”。有朋友安慰我说,这并不是法律,或者中国就是这样的保守社会等等,我甚至还有一瞬间厌恶起我的伤春悲秋。但是,这一切让我又一次感到孤立无援,明白我和他们有着天壤之别的不同,一直以来对于自我和他人的认知,突然变成了变态与中国好青年的差别。

  1997年新《刑法》取消了1979年《刑法》第6章第160条的“流氓罪”条款。尽管法律上没有明确同性恋行为就是“流氓罪”,但当时大部分地方的司法审判是按“流氓罪”来惩罚同性恋行为的。新《刑法》取消“流氓罪”,被认为是中国同性恋非刑事化的一个标志。

  比较于西方对同性恋的两极分化态度,东方对于同性恋的态度不那么极端,但是普遍冷眼旁观。

  2. 如果你不是性少数,你对这几类人的认知是什么?你对他们的现状作何评论?你持支持或者反对态度?

  我还挺心疼身边的LGBT小伙伴的,本来性向就是一个可以很流动、很灵活的概念,有些人非要搞得和二元论一样,马哲怎么学的(JKJK)?又不是远古时代,还要根据身体零部件来喜欢谁吗?而且我真的很不懂,为什么会有人特别在意别人在关上门的卧室里做什么(OTL),尤其是那帮嚷嚷着不自然、不能生育、不为民族后继有人做贡献的,别的不说,这么在意国家的下一代的话,你倒是去福利院收养两个孩子回去啊(微笑)。

  很多基督教徒相信同性恋行为是一种罪恶,他们认为基督教一直都是这样教导别人的,基督教历史悠久,其影响巨大,而分支更加的多,不同社区的基督教领袖的观点也往往影响着教徒的看法。而刚刚去世的教皇,若万保罗二世的开明作风,但并不承认同性恋。

  《古兰经》中讲道:“在人类早期的先知中,先知鲁特的族人因大搞同性恋,不听先知鲁特的劝告,最终遭到了真主的天谴和严厉惩罚。因此,当今时代的人类应以史为鉴,还人类一个健康纯洁的社会。”

  (Transgenders)的一个集合用语。如果没有包含跨性别者时候,它就变成LGB。它也可能加入Q来代表

  我对LGBT没有什么特别的感受,认为这只是自己的一部分,同时也觉得很正常。由于集体性的维权推动了社会对LGBT身份的认同,相比起以前,情况已经乐观很多了,尤其是在美国等西方国家,社会都十分包容,接纳性也很强。别人如何看待是别人的事情,我并不在意,但是我知道,既然我的身份并没有给社会、国家带来危害,那么我也会继续坦荡做人。

  古希腊时期的同性恋最具特色,可以称之为同性恋历史上的“黄金时代”。古希腊不仅在法律认可同性恋行为,而且还把同性恋视为爱情的最纯洁形式,是人与人之间、特别是成人与少年之间关系的最佳形式,是走向道德之路,是公民自由的卫士,是民族伟大与光荣的源泉。

  而西方同性恋的黑暗时代是基督教盛行时期。基督教会认为最严重的罪行就是同性恋,在基督教统治下的中世纪西方社会,同性恋被认为是“妖巫”“魔鬼”“非人类”,是最严重的罪行。

  旧金山有全美国各个县份里最高比例的同性伴侣家庭,并且旧金山湾区有比美国其他都会区都高的同性伴侣家庭比例。男同性恋多于女同性恋;在一个估计里,五个35岁以上的男性人口中就有一个是同性恋。旧金山的卡斯特罗区,可能是全球最著名的同性恋聚落,是同性恋者集中点,类似纽约的格林尼治村。

  我们的社会为什么不接纳同性恋者?因为我们的性文化里,把生育当做性的目的,把无知当纯洁,把愚昧当德行,把偏见当原则。爱情应该是一个灵魂对另一个灵魂的态度,而不是一个器官对另一个器官的反应。

  在前几千年,中国古代同性恋的存在状况是前后一致,无甚大起大落的,其活动状况大致平稳,但由于明清禁女娟而使社会上层人物中同性恋活动兴盛起来,所以同性恋活动在明清达到一个小小的高潮。整体从历史角度言之,同性恋在中国的发展环境还是相对宽松的。

  我觉得LGBTQ群体说特殊也特殊,说不特殊也不特殊。其实我身边有很多LG的朋友,大家也没有什么不同,每天也是正常吃喝拉撒。我觉得大家不要过分关注这个群体,他们并不是特殊群体。说起来,之前腐女盛行,我是有点反感的,强行把普通人放在聚光灯下,对他们品头论足,我觉得有点过分。

北大医疗鲁中医院 发财树之家 中国文化网 上海硕博公司 华恒生物官网 武汉未来科技城 百度
联系我们

400-500-8888

公司服务热线

AG视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