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当前位置:AG视讯 > 日本篮球大赛赛程 >

夜读 你只负责努力余下的交给命运

时间:2019-08-23

  痛苦虽然让人不舒服不好受,甚至偶尔还产生绝望,但它是区分人和人的标签。带着这样标签的人,只要能够持之以恒保持这份心劲,不断去寻找破解的答案,横空出世是早早晚晚的事儿。 所以,年轻人,当你们看到那些年长的人,日以继夜地努力所得尔尔却不急不躁时,不要羡慕这份淡定,等你们到了这个年纪,也必然会是这个样子。 意识到这一点时,内心有了真正的安宁。也只有到了这一刻,才发现,曾经的迷茫无助已然不知不觉脱胎换骨成另外的情怀。 如何尽心尽力?做好本职工作的前提下,去成熟自己的爱好。如果没有明确爱好,请读书,读一切你感兴趣的书。如果实在没有特别感兴趣的书,就去阅读名著。 这个过程中,一些人会逐渐发现个人的兴趣所在。发现个人兴趣所在,知道要做点什么了,作为行业新手,往往会更加痛苦。这种痛苦,或者因为技艺不精,或者目标过于遥远,遥远到几乎无法实现。 就像二十岁的我,完全不知道自己将来要做什么,虽然上的是师专,对于老师这个职业却充满排斥。我的理想大学是北大中文系啊,可惜我压根没有那样的实力。就连这所普通师专,也是复读一年费了九牛二虎之力才得以考上。 文章最终在中央人民广播电台一档叫做“绿草地”的栏目播出,一大波的读者纷纷来信。得益于这样的机缘,我第一次知道, 刚刚成为自由撰稿人时,我的目的就一个:挣稿费。十年前我以为这个目的会是一辈子的目标,时光演进,一路迤逦到今天,忽然发现,稿费已经不重要了。现在的我,不但想要挣钱,更想要借助文字做点事,做点踏踏实实的事,比如通过文字给迷茫者以回复,让他们通过我的文字,在迷茫绝望的黑暗中看到一烛微光。 因为这样的亲身经历,我特别敬畏每一个在年轻时代因为找不到出口而无助的年轻人。这份痛苦,在庸常者眼中,是一种匪夷所思:放着好好的日子不过,干嘛想那么多? 干嘛想那么多?很简单,因为这些年轻人心中时刻燃烧着一团火。他们虽然身处平庸,骨子里却有一种不屈从平庸的倔强与执着。 缺钱就想要挣钱,NBA季后赛将正式打响没有詹姆斯的季后赛依旧值,业余时间做过各种小生意,最后,机缘巧合走上自由撰稿人的道路。 所有的迷茫绝望和无助,都是灵魂趋向丰满成熟的催化剂,所以,不要怕也不要怨,你们要感激,感激痛苦一次又一次将你袭击。唯有不停被袭,生命才能保持痛感,这痛感,是每个生命逆袭的必需助力。 二十岁的我考入本地一所不入流的师专院校时,心头弥漫的也是这样一种迷茫。实在无法开解这份迷茫,我写了一篇文章,其中有这么一句:“我手里拿着一把钥匙,穿越漫长隧道,穷尽全身力气,却找不到任何一扇门。” 我不再做春秋大梦,觉得这样波平浪静地过一辈子也不错。唯一有点不那么满足的,是经济拮据,一直缺钱。 但凡真正有了耕耘,一个人总会有收获。这种收获,横向对比他人时,可能微不足道,但具体到个人,纵向俯瞰,会发现生命已然大不同。 二十岁的我找不到开解痛苦的答案,四十几岁再回过头去看,释然一笑,恍然顿悟: 大学毕业,被横空出世的贵人成全,命运第一次向我展现笑脸。我没有当老师,而是改行成了小城电视台的一名记者。 所以,青春的迷茫和痛苦非但不可怕,反而是一种暗藏的荣耀。每一个身在水深火热中的年轻人,都应该发自内心地为这份痛苦骄傲。 从十六七岁开始的迷茫,经过漫长的三十年历练,终于在人到中年的门槛上填补了缺口,成为一个完满的圆。 看到这里,也许你会说,我能够砥砺前行,也能在面对所得时保持初心,但请告诉我,目标在哪里,又该如何去追求。 别说二十岁的你们,就是四五十岁的我们,七八十岁的他们,逐梦路上日夜兼程,偶有茫然困惑也正常。 内心获得盛大的平静和喜悦之际,再来看那些挣扎在深渊中的孩子,特别想由衷地告诉大家一句话: 名著是岁月长河中沉淀出的精华,你不一定成为作家,但每一本名著中的主人公,会在不同的角度给人生以启迪。 年轻,总是容易急功近利,总是习惯将结果看得过分重要。这种心浮气躁,每个人都有经历,成熟的个体会随着时日推进,日渐开悟过程重于结果,不成熟的人则会一直茫然徘徊。 这个圆,不是终极圆满,但有了它,无论面对什么经历什么,都不会再困顿迷茫。 迷茫不是哪个人的专利,它是追梦者共有的专利。迷茫也不是哪个年龄段独有的深渊,它是所有为了梦想奉献终生的人随时都会遇到的深渊。 所以,对于青春大好的孩子来说,为理想不能实现而产生的痛苦,一定意义上又是命运悬挂在胸前的一枚勋章。 当你不知道自己怎么做时,去看看别人如何做。现在是一个精神产品极大丰富的时代,遴选高质量平台,接触积极阳光正能量的文字,潜移默化地渗透,只要持之以恒,灵魂总会一点点发生质变。 你只负责努力,余下的交给命运。这是岁月锤炼出的一份淡定,这种淡定,只能由一个又一个的白天黑夜不断累加才能生成。缺一天一分一秒,都不可以。 对人生的开悟,可遇不可求,只能一步步往前走。这其中有窍门,那就是不要过多横向比较,尽量纵向回顾。 唯一的不同不过在于,已经走过漫长岁月的人们不会太过长久地沉溺在痛苦中,因为阅历早已让他们了然,无论黑暗多么漫长,只有一直在路上,黎明总会在前方。 考上这所学校,却不爱这里的一切,课本懒得翻看,考试六十分万岁。我总想着这辈子要做点什么大事,却不知道到底从哪里下手才好。 迷茫痛苦,何以解忧?唯有读书。两年师专,我不知道自己读了多少本小说,总之能看到能读到的书,全部都囫囵吞枣地读了。除了读书,我还写文章,那个时候我做梦都没想到有一天自己会靠写作吃饭。当初的写文章,就是给自己一个出口,不至于被沉重庞大的现实压死。 想要做点事,又不知道从哪里入手,不甘这么年轻就沉沦于庸俗,想要奋起却连个支点都找不到。 工作环境的给力,让我暂时失去了痛苦的理由。我热爱本职工作,尽职尽责完成工作任务。之后不久,结婚生女,日子一马平川,我认命了自己的庸俗,毫无违和感地准备开始顺遂又普通的人生。 如果说和身边人有何不同,那就是我依然在读书、在写作。这种读书和写作,没有任何功利目的,就是一种爱好,就是一种打发日子的方式,和沉迷于八卦麻将美容的他人没有任何区别。

北大医疗鲁中医院 发财树之家 中国文化网 上海硕博公司 华恒生物官网 武汉未来科技城 百度
联系我们

400-500-8888

公司服务热线

AG视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