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当前位置:AG视讯 > 口袋篮球大赛 快乐篮球 >

大学毕业前我完成了变手术

时间:2019-09-09

  A1:从我第一次认识到什么是性别时,我就不认同自己的生理性别,渴望变成女生。在我两三岁的时候,我的父母就用开玩笑的方式问我,知不知道自己的性别。我听见自己清晰地回答:“我觉得我应该是个女孩。”我至今记得,被父母纠正之后,我感到深深的失落。 我记得当时大学心理咨询室的老师,她人特别好,我也明白她真的想帮我,但是她会说:“Jessica你之所以那么痛苦,是因为你太把自己当成一个女生了。你不能这么把自己当作一个女生。“她无法真的理解我的痛苦。我知道她这么说是为了我好,但是我就是不能接受。 幸福的道路多种多样。我们应该找到属于自己的。这一点上变性的女孩和没有变性的女孩是一样的。 A3:刚开始的时候他们也反对,也不理解,给我找了很多心理医生,带我各种去看病。他们希望扭转我的想法。但是心理医生都说,这孩子没有问题,认知功能正常,思考成熟。由于我在家中是受教育水平最高的,再加上良好的学业成绩与为人处事的表现,使得父母比较信任我。逐渐他们也就慢慢理解了。 A7:我没有想过自己谈男朋友。以前我没做手术的时候就想,不会有男生喜欢这样的我;如果我是男生,我都不会喜欢这样的人。现在我做了手术,我还是怀疑,也许自己一辈子都不会有伴侣了,还是随缘吧。但是如果有天我有了男朋友,我一定会告诉他的。 Q4: 高二决定要做,后来变性手术是几岁的时候完成的?过程是怎么样的呢? A2:小时候还没有强烈的手术愿望。上小学以前是会羡慕女生,羡慕她们可以穿裙子,但是那时候我对自己还没那么厌恶,因为那时男女生的生理差异还不大。所以虽然其他女生有我所想得到的东西,但是我对自己还比较接受。 第二本是美国作家梭罗的《瓦尔登湖》。因为变性的过程必然是孤独的,一定会经历与周围人和社会一定程度的隔绝,这本书会对我们认识孤独的意义带来很多启发; 大学里,他曾为自己的性别认知而封闭自我,现在我莫名地有一些欣慰——他大抵是勇敢地迈出关键的一步,他终于敢于接受自己。 他们以为只要做一次手术,切除与再造生殖系统,他们就会成为曾经期待中的样子了,但是不可能。声音是很难改变的,外貌也不是能一下子变美的,它需要之后大大小小的各种手术,比如男变女,就需要脱毛、喉结整形、隆胸…… 好在在我毕业前,管理条例又颁布了,我又可以做手术了。只是按照管理条例上对医院资质的限制,全国只有一家医院可以做这个手术。为了能在这家医院做手术,我遇到了很多麻烦。 比如在美国,如果一个孩子觉得自己想要变性,他们可以给孩子注射一种物质,抑制促性激素的分泌,使得孩子不会出现第二性征。 Jessica说,她是幸运的,能凭借自己的家人、朋友和资源完成手术,还能给我们写邮件说出自己的故事;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虽然不是真裙子,但是我心里特别开心,结果到幼儿园却被老师扯下,为此还和老师在厕所中厮打,最后被禁闭了一个下午。这个经历刻骨铭心。 当时我们坐在公交车上,整个车的人就看着我们俩吵架,我和妈妈在“为什么我不是女生”的问题上争执了很久。 最后我妈妈灵光一现,说:“你之所以想当女孩,是因为你太看重人的外表美了,一个人真正的美不在外表,而在人的心灵。”于是我问她:“女孩子也是这样吗?”她说:“女孩子就更是要这样了。” 那时我因为绝望和重度抑郁,还去尝试找过心理咨询。但是当时我国很少有咨询师有性别视角、或者有遇到像我这样的来访者的经验。 你们并非妖魔,无须隐身。希望你们能知道,有人关心你们,有人接纳你们,希望Jessica的故事给你带去力量和希望。 但是我只要看到他们,我就会想起过去生活在男性躯体里的自己,我其实是没有办法接受过去的自己,我不想面对过去,想起来就觉得太过痛苦,所以我不得不把他们连同过去的自己一起割舍。 在中国,跨性别人群几乎是隐身的。我们都知道他们存在,但似乎没有人能在生活里看见他们。今天的文章,希望你们看到,他们并非妖魔。 比如我之前就看到,有父母把自己孩子囚禁起来的。因为他们觉得孩子的存在有损自己的声誉,在他们看来,自己的面子比孩子的幸福要重要得多。但是既然说到“声誉”,证明他们应该是来自有地位的阶层。可是他们的孩子照样得不到幸福,照样被囚禁到精神崩溃。 这需要时间,更需要金钱,如果没有足够的资金,很多人就没法做进一步的手术。比如我光是做生殖器方面的手术就花了我5万,后来因为第一次手术不成功,不得不做第二次手术,又产生了新的住院费和手术费。再加上我之后的几个小手术,前后都可以买一辆车了,这还是我没做隆胸手术和激素治疗的前提下,否则还会花费更多。 按照规定,我得通过这个机构的伦理审查才能做手术。所以即使我提交的证明符合了卫生部出台的条例,如果我不能通过医院更严苛的审查,我还是无法如愿以偿。 比如声音上的改变,使得我曾经喜欢的声音,缓慢地从我生命里消失。我看着镜子里的自己不能留长的头发、渐渐粗糙的皮肤、长出的胡须……这些变化让我惊恐万状,伤心欲绝。 其实我个人也不愿意认可我自己是个“变性人”的身份。因为在我看来,我从来不是“变性”——从男生变为女生——我始终就是一个女生。 另外,我建议大家一定要学好英语。一方面是,学了英语后可以换一种文化视域来看待自己的经历,客观地看待中国社会、文化的一些弊端,不是说要一味地否认自己的祖国,而是更客观地看清自己身处的位置,不再强求自己与一些人建立关系等等。 幸福的道路多种多样。我们应该找到属于自己的。这一点上变性的女孩和没有变性的女孩是一样的。 不知出于什么原因,中国不允许注射激素治疗。所以我只能自己口服雌激素。但是口服雌激素的吸收程度和注射治疗差的很远,最后觉得服用激素的效果实在一般,我就停止服用了雌激素。我想等自己攒钱以后,再做进一步的打算。 A4:这个和我国规定有关。当时我做手术时,我国规定是要21岁的人才能申请被手术。而且那会儿我国关于变性手术的管理条例忽然取消了,说要重新制定。但是条例一天不出,我就一天做不了手术。 而如果读到这篇文章的小伙伴中,有这个人群的朋友,希望你们知道在外面有人关心着你们,有人接纳你们,希望Jessica的故事给你带去力量和希望。 里面对于男权社会的形成和表现有着十分精妙的论述,对中国当下社会仍有很强的适用性,针砭时弊,拨云见日。建议初读的小伙伴可以先从第二大章历史开始读起,对处于成人初期阶段的我们有很大的帮助; 要知道,手术不能一劳永逸地解决一个人的痛苦。很多人在做完变性手术之后,还是选择了自杀。有些人说,这些人自杀是因为他们无法接受自己新的身份,我不同意这种说法。我觉得是因为他们手术后才发现,这和他们之前想的不一样: Q8: 最后,对有同样困惑、同样经历的人,你有哪些想说的线:首先我想说, 为了迎合这个标准,我不得不在大学留起长发,穿女生的衣服在男宿舍里生活。我的长发与我过分消瘦的体型,学校里常常遇到一些人对我进行嘲笑。 不要对遇到的人强求他们的理解。因为我们无法得到所有人的理解的。注定会有一些人,他们支持你,有些人不理解你,而有些人甚至讨厌你。有些人不理解,是因为对我们不了解;而有些人会讨厌就是单纯的讨厌。如果你强求他们喜欢你,你只会自己感到痛苦而已。但与此同时,人们是会成长的,人们的观念是会发生改变的。比如我以前是大学民乐团的成员,在我留了长头发、大家知道我要变性以后,民乐团的老师把我辞退了,也没有给我算民乐活动的学分。可是等我做完手术快毕业时,老师把这些学分又都补给了我、给了我不错的分数,还在之后对我说了一些关心、鼓励的话。所以,我们也要对身边人多一些信心,以发展的眼光看待别人。 而有的变性者自杀了,有的活得与世隔绝,根本无法发出自己的声音。她感到作为一个幸运的人,有必要说出自己的经历,希望能帮到和自己一样的人。 而手术的医院又说,如果精神科诊断没下来,他们不确定手术能不能做,是不能用做手术作为理由开证明的…… 于是,我们对Jessica进行了访谈,也希望能借此机会,通过讲述Jessica的经历,能为更多人提供关于变性人(Transsexual)的信息,帮助更多人去理解Ta们的感受。 而你决定寻找自己的真我,做回自己,就又势必对周围人产生伤害,也因此会给自己带来痛苦,这也是别无选择的。 首先是要求开各种证明,比如要精神科医师开具的我是“易性癖”的诊断证明,同时还要证明我没有其他的精神状态异常、是个异性恋、没有其他的心理变态。 但我想我终有一天会说出来的。只是在那之前,我需要做很多准备,我需要在心理上准备好;而且我可能不会随随便便地说出来,我一定是因为想要达到一些目的,想要有完成的事,我才会说。 但也不是有钱就能解决问题。阶层牵扯到许多方面:经济、思想、文化等等。也许出身于经济较好的家庭,在资金方面确实不用担心,但是如果父母意识跟不上,照样也会有很多悲剧。 结果我去精神科医生那开证明,对方说,他们所在机构需要手术的医院给精神科打个招呼,告知精神科为什么要“接洽”我、给我做诊断; 但是另一条标准就很不人道了,让我非常愤怒,它规定说,要我用异性的身份生活3年,这增加了很多我在人际上的困难。 大学里,他曾为自己的性别认知而封闭自我,现在我莫名地有一些欣慰——他大抵是勇敢地迈出关键的一步,他终于敢于接受自己。 印象很深的一次,我小时候跟爸妈闹要穿裙子,后来他们拗不过,不接受反驳哈弗H4就是10万元我妈妈就用床单给我围了一个裙子。 妈妈的话让我坚定了一个想法:一个女孩真正的美不在外表,而在女孩子的心灵,于是我在变性前都再也没有穿过裙子。 A6:现在不会。因为如果我承认了我自己做手术的话,在很多人眼里,就很难用看待普通女生的眼光来看待我。而我现在非常需要先实现我对自己高度的认可,我需要作为一个普通女生的生活经历,这对我来说很重要。 A5:当然有。我和过去的一部分朋友断了联系,也因为出国换了生活交友圈。我离开他们,并不是因为我不喜欢他们。其实我很喜欢这些朋友。 有一天,KY收到了一封邮件。一个叫Jessica(化名)的女孩诉说了她的变性经历。她生下来在解剖学上是个男性,但始终觉得自己投错了身体。 而与此同时,其他女孩子们却变得越发美丽。对我来说,青春期像是一个毁灭的过程。男性化的躯体就像是一个逐渐溃烂的伤口,它只会变得越来越大,最终让我看不见作为女性的、真实的自己。我无法忍受。 而你决定寻找自己的真我,做回自己,就又势必对周围人产生伤害,也因此会给自己带来痛苦,这也是别无选择的。 总之就是,各个机构互相踢皮球,好在精神科医生人好,让我去居委会开个“请允许接洽”的证明,也就让我过关了。 我觉得女孩是集天下之最美,这是上帝对女性的偏爱。我经常在家里背着父母,穿母亲的衣服、鞋子。而且我从小也就很擅长做一些所谓女孩子擅长的事,比如声乐、器乐、美术、文学。这些都加强了我的女性身份认同。 手术确实让我不再那么焦虑,它让我的身体停止了男性化的脚步。但是,这不代表“变性”这件事就不存在我的生命里了,过去不得不呆在一具男性躯体里的创伤,它始终存在。直到现在,我有时候还会做噩梦,梦见我是一个男生。 前一段时间,从小一起到大的朋友赶在明年夏天大学毕业之前,完成了他和我提过多次的人生夙愿:做变性手术,成为他心里最真实的自己。 第三本是佛教经典《金刚经》。篇幅很短,适合每日诵读。“凡有所相,皆是虚妄。若见诸相非相,即见如来。”希望大家不要拘泥于相、拘泥于表征,而是可以看清实在。 我个人觉得,很多时候我们的痛苦,是源于一种“中国式的美好”:比如对女生而言,幸福的定义就是好好学习、嫁个好老公、生孩子养家。 现在我在这个国家,周围没有人知道我曾经做过变性手术。我可以以一个普通女性的身份生活。我正在重新学习一些生活方式,比如我会化妆,还有和女生聊一些女生之间的话题,以及学着作为一个女性的身份、和其他女性交往、和其他男性交往,这些都是很微妙的东西,而且也是我过去没有机会经历和学习的。 整个过程安全可逆。如果孩子最终依然希望变性,就可以做变性手术,而且由于没有出现第二性征,手术改变要容易得多,造成的后遗症也少;而如果孩子最终不希望变性,也可以停止注射,进入发育阶段。 前一段时间,从小一起到大的朋友赶在明年夏天大学毕业之前,完成了他和我提过多次的人生夙愿:做变性手术,成为他心里最真实的自己。 比如它要求至少一年的、关于易性癖的心理、精神矫治。这个规定很不科学,有良心的精神科医师都不会这么做,因为这是毫无科学根据的。然而开具证明却又是必须的。于是能不能开证明,完全凭借医生对患者的认识评价和信任。 我总觉得如果我真的很勇敢,我就会接受我自己是男性,我就能一直表演下去,不会给我周围任何人造成伤害。只是我必须去做手术,因为我实在没有办法再忍受呆在男性化的躯体里。我会有一些病态的行为,比如照镜子时,因为我对自己男性化的外貌不满意,我会不断地变角度、光线,直到我觉得自己还是有潜力变美的为止。 审查标准之一是,要有连续5年以上的对变性的要求,而且不能反复。这个还好解决,因为小学的时候老师让我们所有人说自己的梦想是什么,我说“我想当个女生”,那会还被大家笑。老师将这件事情写进了我的评语。所以以此作为证明。 当时我很绝望,因为我那会都大三了,如果我再不抓紧做手术,我在毕业时,我的毕业证上就会显示我是”性别:男”,而且再拖下去,身体的男性化会更加严重。

北大医疗鲁中医院 发财树之家 中国文化网 上海硕博公司 华恒生物官网 武汉未来科技城 百度
联系我们

400-500-8888

公司服务热线

AG视讯